backtotop

Categories: 未分类

烈日高悬,刺眼的阳光透过树枝,投射下斑驳的光影。

茂密的山林间,一片空地上,犬吠不止。

吠声中,暴露出一丝丝嗜血的狂躁,迷荡在四方。

在空地之后,聚集着诸多武者,不时有呼喊声响起。

“好暴躁的野马,公子的七头獒犬,居然还拿不下他。”

“何止啊!最开始瞧见这畜生的时候。好几个弟兄,被它硬生生踢断了腿,凶狠的不行!”

“奶奶的熊,等逮住后,老子非抽它几鞭子不可,好好教训一顿!”

“咬它,咬它!”

树林后,一名身穿黄衫的年轻人,身上背着一柄套着好几重布的长枪。

面带微笑,神色炙热的看着被七头獒犬缠住血红色骏马。

骏马高大威猛,四肢健壮,浑身鲜血般的皮毛矫健俊美。其英姿神勇,在被七头獒犬围住的情况下,仍然狂暴无匹,丝毫不见颓色。

正是林云的血龙马小红,它不知道怎得竟被这群人给围住了。

园林娇娘菲菲纯纯可人

眼下,它口中咬着一株灵果,大战七头獒犬显得有些焦急。

因无法张口,总是处于劣势,无法突围出去。

“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如此神异的血龙马,竟然成长到了武道十重的境界。体内肯定诞生了妖丹,潜力还可以挖掘,口里还居然含着一枚水元果,这可是用来疗伤极品灵果。”

黄衣人轻声说道,眼中神色,越发炙热,沉声道:“小崽子们,都给我凶一点!”

见到七头獒犬,居然还无法将血龙马拿下,黄衣公子不由怒了起来。

话音落下,七头獒犬吼叫几声,顾不得危险变得更加凶狠起来。

“公子,要是待会这獒犬降服了血龙马,您骑上去在我们青宁城走上一圈,不知得有多威风!”

旁边有人听到黄衣人的话,连忙奉承起来。

“少拍马屁,都给我打起精神来,我对这血龙马,还有那枚水元果志在必得。我看獒犬未必能降得住这血龙马,还是得我们自己出手!”

黄衣人见识不凡,颇为谨慎的说道。

在黄衣人身边不远处,还站着一名黑衣老者,头发略白。面色看上去有些苍老,唯有一双眼凌厉无匹,透着慑人的寒芒。

让人不敢小瞧,他收敛着气息,看似面无表情。

可实际上所站立的位置,却是血龙马唯一有机会突破重围,伤到黄衣人的方向。

黑衣老者双眼微眯,似乎根本就未关心外界的任何事情,看上去像是打盹一样。

半响,黑衣老者突然开口道:“公子,时间可耽误不得了,老爷那边还有正事等着。”

黄衣人眉头微皱,沉声道:“黄伯,要不您出手,替我拿下这畜生吧。”

“我只对公子的安负责,其他事不管。”

黑衣老者却是直接拒绝,没有留什么情面。

“老顽固。”

黄衣公子低声骂了句,对身边几人道:“动手吧,都别磨蹭了!”

“是。”

闻言,其身后走出四人,修为皆是武道九重,气息强横而凝重。

“起!”

四人同时腾空,一跃而起,对被獒犬围住小红出手。

本就七头獒犬缠住,行动不便的小红,见到这四人朝自己杀来,顿时怒不可揭。

狂暴的气息从它身上散发出去,马蹄重重一挥,将三头獒犬同时踢翻。

“想跑!”

四人各处杀招,从不同的角度,将血龙马奔走的方位封死。

嘭!

蕴含着澎湃内劲的杀招,落到小红身上,发出沉重的巨响。

血龙马硬生生被劈了下来,脚步踉跄之下,差点摔倒在地。

出手的四人,同样不好受。

巨大的反震力,让四人气血翻腾,极不好受。

“本公子来了!”

黄衣人见得小红将要跌倒,大笑一声,腾空而起,便落在了血龙马背上。

想要以自身实力,直接降服对方,让小红彻底臣服与他。

可血龙马却显得极不耐烦,躁动不已,将黄衣人甩来甩去,让他脸色顿时难看无比。

黄衣人将自身气势散发出去的同时,手掌不断的劈砍其颈部。

“小畜生,给我老实一点!”

嘭!

小红却是根本不买账,顾不得疼痛,还是将他给直接甩了下去。

不过这黄衣人也是阴狠,将要被甩下之时,狠狠一脚揣在了血龙马身上。

啪!

疲惫不堪的血龙马,直接被这一脚,整个踹倒。

“公子,没事吧!”

之前出手的四人,连忙过去将黄衣年轻人搀扶起来。

“给我咬死这野马!”

黄衣人被甩下来,摔的不轻,痛苦中怒吼一声。

剩下四头獒犬,连忙张开恶口,朝着倒地的血龙马飞扑了过来。

尖锐的狗牙,锋利无匹,透着寒芒。

四头獒犬,竟然部都是冲着血龙马的脖子咬去,这真要被咬破血管那还了得。

咻!

眼见着四头獒犬,就要趁着血龙马摔倒,活生生将其咬死。

一道身影,如大雁般飞掠,带着狂风横冲而至。

与电光火石间,双拳连出,轰打出一片金色的拳芒。

嘭嘭嘭!

四头獒犬,惨叫声中,部被轰了回去。落地之后,哀嚎不已,痛的浑身抽搐,口吐白沫,完无法站立。

来者,自然是一路循着脚印,狂追而至的林云。

没想到,一来就看到如此凶险场面,顾不得许多林云连忙出手。

“好家伙,来迟一步,小红就差点没命了。”

林云看着血龙马身上的伤势,心惊不已。

还好并未真正重创,可当看清小红口中含着的水元果时。

其面色微变,他算是知道这血龙马,为何离开了这么长时间。

肯定是见自己,伤的不轻,一直不醒。

害怕他就这么死了,才冒险四处寻找灵药,好让自己快点醒过来。

一念及此,林云心中,不由泛起阵阵杀意。

“是你伤了我的马?”

林云目光一扫,便落在了已经被扶起来黄衣年轻人身上。